推荐资讯

用不用老奴这就派人前去,应山叫人让里边的僧人们将山门大开

发布时间:2018-06-22 23:18 浏览:
“年年都会来这里许愿参拜!”
 
    说完,沈万三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山下跑去,就这样还不忘记啃一口手中的桃子。
 
    待到他寻到了那个地方时,才发现,此处距离他丢失货物的仓库,竟是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那商会的管理,竟是监守自盗,协同着沈万三家的内贼,一同里应外合的将货物给运了出来,就欺负他这个外来的商人。
 
    等到沈万三协同着衙役们将自己货物顺利的追讨回来,险之又险的在交货期的前一天,把货物运到了之后,这小子就算是赖上皇觉寺了。
 
    自此之后,不但是将这里的山路全部的翻新扩建,更是为了和那白玉材质的大门相配,竟是从南方运来了像似颜色的白玉石作为台阶,将这里翻修的是焕然一新。
 
    做了这些工作的沈万三,还尤觉得不足,但凡是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呼朋唤友的来上凤阳山一趟,也不干别的,就在庙门口的大石头内,探着头的朝里边聊聊天,说说话。
 
    今天的生意怎么样了,明天的海船又沉底了。
 
    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却有如神助一般的,将生意做的越来越大。
 
    竟是涵盖了整个江南。
 
    按理来说你这个沈万三将生意做得这般的大了,应该越来越忙了吧?没事就别往这皇觉寺跑了吧?
 
    可是他偏偏不。
 
    但凡自己的生意有涉及到徽省凤阳山附近的,甭管大小,他都会跑过来看看。
 
    用他的话来说,他沈万三之所以会有今天,那都是因为佛祖赐予的,人要学会感恩。
 
    所以,这皇觉寺的上上下下的山路上,才都带上他沈万三的痕迹。
 
    这般明显的改变,对于朱圆章来说自然是看得清楚。
 
    他一边与身旁的这些并肩打天下的兄弟们说着这里与以往的不同,一边暗暗心惊的看着这耗资巨大的修整。
 
    这沈姓的商人可够有钱的啊。
 
    难道说这个国家在他的治理之下,已经开始朝着国富民强的方向进行了?
 
    人民这么富裕了,为什么老子还在吃糠咽菜?
 
    待到朱圆章再转过头来看看马皇后身上穿的虽是绸缎所做的衣衫,却是只有八成新的最普通的材质,他的心中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更盛了。
 
    就在他心中隐隐绰绰的想着对于此种现状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他身边的大太监则是轻轻的在他身后提醒了一句:“皇上,皇觉寺的大门马上就要到了。”
 
    “我看着这山门还是紧闭,半分开启的意思也无,用不用老奴这就派人前去,应山叫人,让里边的僧人们将山门大开?”
 
    背着手的朱圆章,被身边的人这么一提醒,他竟是站在这最后一阶的台阶上不动了。
 
    一种叫做近乡情怯的情感,从他的心中涌现出来。
 
    我再次见到大师兄的时候,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大师兄见到了我现如今的成就,又会不会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
 
    他会不会难得的称赞我一次,终是看到了我身上的闪光之处?
 
    这时候的朱圆章,仿佛不再是一个手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帝王,他像是回到了多年之前,受到了大师兄悉心教导,戒尺抽身的那个小和尚。
 
    想到这里的朱圆章竟是自嘲的摇了摇头,像是带点讽刺一般的说道:“众人皆说这皇觉寺内有真佛,颇为灵验。”
 
    “如果这室内之人,连我的到来都不知道,那还真称不得是得道高僧,灵验之人啊。”
 
    说完了之后,围绕在朱圆章身后的人都一个个的点头称是,只有李山长四个人默默的把头低了下来。
 
    虽说这大师兄已经多年闭关锁山不出,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蹦出来了。
 
    那般有着异象相伴之人,自己这般的凡人还是不要置喙了。
 
    他们这一行人说的时候倒是挺欢畅的,但是架不住这人来人往的香客他多啊。
 
    自是有那喜欢观察旁人的且十分虔诚的信徒,就对于朱圆章的大言不惭看不过眼了。
 
    这不,朱圆章的对面就突然有一个人朝着他走了过来。
 
    而朱圆章身边的侍卫,有几个看样子就要拔刀阻拦了。
 
    倒是朱圆章饶有兴味的阻止了他身边的人的动作,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待到那个人距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却是很有分寸的停下了脚步,用他自觉的肆意风流的姿态,将胳膊上的两只闊袖大袍,往上撩了一撩。
 
    随后就用他五根手指上带着四个大金戒指的手掌,往朱圆章的方向一指:“呔!从哪里冒出来的狂徒,敢说这皇觉寺的不是?”
 
    “一看你们这等人的打扮。”沈万三就用极其蔑视的眼神上下的扫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这一大堆人。
 
    说不得穿的不整齐,可是距离他沈万三可差的远了。
 
    想到这里的沈万三无意识的晃了晃自己的两个手掌,黄灿灿的金戒指,在阳光下闪耀出了土豪金的光芒。
 
    给了他无限底气的黄金,又让他说出来了接下来的话语:“肯定就是从北方来的土包子。”
 
    “自觉地年过几年书,又或者是经历过点事,竟是连佛祖都不恭敬了。”
 
    “就你们这样的,我就不应该上来劝阻你们,就应该看你们满嘴胡说八道,最后触怒神灵,自食恶果才是。”
 
    “我跟你们说,嘿!你们可不别不信..”
的兔子,更是顾不得这周围人来人往的穿梭,几个蹦跳,就让自己距离皇觉寺的大门更近了一些。
 
    而这些异状,众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突然他们面前的那个已经被风霜击打了多年,被黄土尘沙掩盖成了一整块巨石的封山石,就咔咔咔的朝着两边分了开来。
 
    伴随着的是一阵黄沙扑扑的落下,那些贴的过于近的贡品香烛,也被这大石头给拖拽着朝着两侧分开。
 
    这一景象,不但让正在争执的朱圆章的这两拨人马目瞪口呆,更是让这不是朝圣期那为数不多的香客们,倒头就拜。
 
    这是多少年都来都没有反应,安静的如同这本来就是一块石头的山门啊。
 
    而这内里的人,年代久远的让大家都忘记了,这里面还有着活着的僧人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