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朱圆章就从这嶙峋的怪石的身后走了出去片刻也不想多待的吩咐队伍

发布时间:2018-06-22 23:05 浏览:
你别说,群众的力量就是强大的,经过山上的这群狼狈不堪的人这么一吆喝,再在人群中看到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大将军,那些拿着武器的士兵们,也就怂了。
 
    他们竟是如同比赛一般的,飞快的就朝着山下冲过去。
 
    再加上在半山腰的山门处又是碰上一处修罗地域,在山脚下更是看到了无边的血海,这些士兵们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爸妈为啥不给我生成一只蜘蛛,好歹
 
那有八条腿啊。
 
    至于你问,那些骑兵为啥不骑马?
 
    马这种还算是有些智商的畜生们,在庙门口看到了天崩地裂的场景之后,别说是人力阻止了,就是缰绳也能给崩断了,拖着他们的主人,也要往身后安全的平原地带中跑去啊。
 
    于是,这一队浩浩汤汤,号称大原朝最强战力精卫队的原军们,飒爽而来,夹腚而去。
 
    这般大的声势,这穿透苍芎的鬼哭狼嚎,自然早就引起了后山朱圆章的队伍们的注意。
 
    “主公!好机会啊!”
 
    当从大殿起开始崩溃的时候,那些在庙门口就开始仓皇出逃的原军的动向,就引起了朱圆章这伙人的注意。
 
    “我们可以趁着这次的机会,反杀回去,说不定能将敌方的将领,直接就地格杀在此处!”
 
    “到时候,扬名立万,在红巾军中声望大振,而那郭家的人,就再也不好压制主公的功劳了啊!”
 
    看着这般没头苍蝇一般的敌军,朱圆章也是颇为心动。
 
    他深知此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是他看了看手中被捆成了一个粽子一般的敏敏特穆耳,心中却是有俩个不同的声音在激烈的交战着。
 
    他只不过想了须臾的功夫,就做出了决定。
 
    “徐大何在?”
 
    “小的在。”
 
    “你速带三百,不五百将士,从另一条小路穿插而过,力求狙击在敌军窜逃的前路。”
 
    “那些虾兵蟹将们就不用管了,只要将所有的兵力都用于对付他们为首的大将身上即可。”
 
    “只要灭掉了他,那原朝的主战派的顶梁柱,就不存在了。”
 
    “整个中原地区的反抗战火,蔓延起来的时刻,指日可待。”
 
    “是!”
 
    听到了这个命令的徐大毫不犹豫的率领一众亲卫从另一条岔路直接斜插着朝山下冲去。
 
    而那些尾随在其后的百姓们,则是在看到了皇觉寺的此情此景之后,竟是当场下跪,磕头的磕头,诵经的诵经,竟还有那身强力壮之人,想要抄起身边的家伙,再赶回去助他们最敬爱的
 
主持一臂之力的。
 
    但是人群中老成持重的人确实阻止了这些年轻小伙子的脚步。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顾铮所释放出来的大招,简直就是无差别的攻击。
 
    也难怪无欲法师执意让他们离开呢,他们这些人不是助力,而是碍手碍脚的存在啊。
 
    既然下了命令,后山的人也看完了西洋景,朱圆章就从这嶙峋的怪石的身后走了出去,片刻也不想多待的吩咐队伍继续开拔。
 
    如果他派出去的徐大,没有将保保特穆尔给砍杀了,那么他们和这个原朝最有名的将领,还有的磨。
 
    现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待到这敌军溃散了之后,再返回寺庙之中。
 
    如此的将才,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发现了才是。
 
    于是,翻过后山的朱圆章的部队,在山坳处转了一个小圈,就开始奔着皇觉寺的前山而去,一方面是与徐大的狙击部队汇合,另一方面是看一下寺内兄弟们的安危。
 
    谁成想,当他们偷偷摸摸的穿过了血肉模糊的两道门,即将要抵达到最后一道山门的时候,早在大殿门外,指挥着师弟们清理寺庙前方的残骸的顾铮,通过雷达就看到了朱圆章这一队人
 
马的逼近。
 
    他看着标记着对方的小点,一会变绿一会变黄,就知道这个成长速度极为可怕的男人,终于开始以一个上位者的思维做出决定了。
 
    到了这个时候,顾铮的心中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因为自己与他的牵绊越是低,在完成了这个隐藏任务之后,越是可以毫无顾忌的离开。
 
    不会为对方的江山社稷,生死荣辱所担心。
 
    这样也好,以利益作为彼此的纽带,那就可以依照他顾铮的想法理智的行事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