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觉得身边裹挟着他,一同逃跑的士兵们的速度都快上了几分

发布时间:2018-06-22 23:03 浏览:
 凄厉的吼声发自当中的一个人,他抱着一个被压断了大腿的尸身,看着弟弟被佛门砸的瞬间没了半拉身子的经历,让这个原朝大汉的神经,是彻底的崩溃了。
 
    他不敢去埋怨佛祖,埋怨这皇觉寺的僧人,他也怕自家的弟弟,在死后还要受这无边的业火的灼烧,永世不得安心。
 
    但是他却将仇恨彻底的转移到了保保特穆耳这个带领他们来这里烧杀劫掠,做出错误决定的头领身上。
 
    因为这个寺庙,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油水的地方,既不是乱匪所在,更不是反贼的根据地,他们这些个贵族,竟是只为了找寻自己的妹妹,就贸贸然的,什么事都敢去做,也什么人都敢
 
得罪!
 
    于是,这些骨子中本就是信奉佛教的士兵们,在顾铮冲出来追着保保特穆耳大杀特杀的时候,竟是全员无视了自己的这位上官,连基本的保卫的职责,都懒得去做了。
 
    而跑出大殿之后,原以为会有殿外的士兵们赶过来驰援他的保保特穆耳,立刻就慌了。
 
    他身边只剩下几个最衷心的副官们,一边带着保保特穆耳在山门外绕着圈的逃跑,一边惊惧愤怒的朝着这些不作为的士兵们,怒吼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是死人吗?没看到将军大人已经遭遇到的危险?还不赶紧拿起武器,抵御敌人?”
 
    “把将对面的这群秃驴,给我拿下!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而就在副官这气势汹汹的命令下达之后,在刀阵中央随着阵型挪动的顾铮,则是又用上了他蛊惑人心的宣言。
 
    “诸位施主,佛曰:众生平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尔等如若在此时速速退去,则仍能保阖家平安,下山后,你们只要潜心修佛,用心的去膜拜,自可消除这满身的杀虐。”
 
    “此时不离开佛山,更待何时?还不速速下山!”
 
    这一段话,顾铮说出来的时候,那是铿锵有力,不容拒绝。
 
    既带上了久在上位者的无比权威,又带上了佛禅理学中的几许深意。
 
    竟是让遭遇了大难刺激,本就有些神情恍惚的大半的士兵们,不自然的,就听从了顾铮的指挥。
 
    这些个心智不强,或是笃信佛祖的士兵,竟是头也不回的开始往山脚下跑了过去。
 
    须臾的功夫,这原本被人塞得满满当当的小山门处,竟是空出了大片的地方。
 
    只是无数的残肢断臂昭示着这里曾有过一面倒的屠杀,只不过不是人对人的,而是神对人的罢了。
 
    看到了自己队伍里的所谓的精兵强将,竟然是这般的反应,保保特穆耳的心中,只剩下一片的凄凉。
 
    他凄凉的不在于他现在的处境,他凄凉的是,大原朝的未来,以及看似强悍,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的这不堪一用的军队。
 
    此时他,再也没有了原本在大殿内的豪情万丈,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要从这些个怒目金刚的手底下,逃得性命。
 
    他保保特穆耳,一定不能憋屈的死在这个寺庙当中。
 
    就算是天要亡我大原朝,他也要在这与天对抗的战斗中死去。
 
    打定了主意的保保特穆耳,瞬间就改变了现有的战斗策略,他朝着身边一直护卫着他的亲卫们,低声的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跑!”
 
    而就是这一声令下,。
 
    待他想明白了之后,也只剩下阵阵的苦笑了。
这原本的空场上竟是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哗啦,瞬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须臾的功夫,竟是只剩下了顾铮这几个毫发无损的师兄弟,连路边的断手断脚的原兵们,都被那些士兵们一起给七手八脚的扛了下去。
 
    他们怕留下这些哀嚎不已的士兵们,给佛爷添堵,要是再想起来他们以往所犯下的恶行,搞个大规模的天罚什么的,把他们这些全须全尾的人也留在了这里可怎么办。
 
    而在他们七手八脚的往山下跑的时候,还不忘记招呼一下在半山腰中踌躇不前的那些怂货同胞们。
 
    “兄弟们啊,赶紧跑啊,将军说了,速速撤离这凤阳山啊!”
 
    “自此之后,这方圆百里就是咱们的禁区了啊。”
 
    “必须要保证秋毫无犯啊!”
 
    就差敲锣打鼓一番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