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将小碗中的汤羹盛好,递到了朱圆章的手中安静的等待着他的夫君发

发布时间:2018-06-22 23:11 浏览:
 想到这里,在一次次的与敌军对抗的战役中,朱圆章就是这般咬着牙的坚持了下来。
 
    他相信,自己就算是不凭借佛祖的神力,也是能打下属于自己的江山的。
 
    一次次的危难困苦,磨练了他的内心,也锻造了一只强大的百战之师。
 
    一个契机,几年努力,那曾经的小乞儿,瘦弱的小和尚,终是称王登顶,在这片土地上创立了自己新的王朝。
 
    待到回首时,竟然已经是十年已过,他的身边贤妻孝子,如花美眷,竟是什么都不曾缺少。
 
    只是在恍然间,夜深人静之时,也会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走上这般的道路。
 
    于是,在再一次的朝堂内打的如同菜市场一般的喧闹,在再一次深夜时仍需要伏在案头工作的时候。
 
    这个已经成为了帝王的人,第一次竟是有了莫名的孤独之感。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很想让一个人,看看他现如今的功绩。更期望能从那个人的眼中,看到一点震惊,欣慰,甭管是什么的,不同于漠对人生之外的表情。
 
    于是,在这么多年之后,托某个人的福,他想起了远在凤阳县的老家中,一直不愿意随他出来的朱冲二,以及奉养在他身后的那个,不知道是否还健在的老师傅。
 
    当时大师兄是怎么和他说的来?
 
    待到四海升平,国家一统的时候,他希望朱冲二能够将老师父迎回到寺庙之中,由他来侍奉师父终老。
 
    那个时候,就是山门大开,他能够待客的时候了。
 
    现在就是国家一统的时候了,这一晃眼都过去了十年,原朝早已经成为了历史,那保保特穆耳也成为了丧家之犬被赶到了茫茫的草原之外。
 
    那敏敏特穆耳这个郡主,也被他在起兵自立山头的初期,给用来与原军交换了得用的物资了。
 
    真没想到这个妞还真是好用,不但让他们使用了反间计,把扎牙笃的死全扣在了保保特穆耳的头上,还让为了给儿子报仇的七王爷花了一大笔的钱,赎走了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真是做到了物尽其用的地步。
 
    想到这里,朱圆章的底气仿佛又壮了三分,他气势如虹的就开始在案桌前挥毫泼墨了起来。
 
    深夜里的烛火噼里啪啦的作响,随着一行人的缓缓的踏入大殿,跟随在朱圆章身侧的贴身侍候笔墨的大太监,则是上前一步提醒:“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在这批阅奏折的勤政殿中,只有一个女人能有这般的特权,不经过旁人的通报,就如同后花园一般的来去自如,那就是朱圆章起于微末之时的结发妻子,马氏,马皇后。
 
 284 我有马皇后大师兄羡慕不?(萌哒哒北方和soul米修万赏加更)
 
    这个性格敦厚,内里却果敢刚毅的女子,是他朱圆章这一辈子最亲近的女人之一,在她的面前,他才能够不设防的说上几句自己的心里话,才能让自己的脸上的表情,不那么的喜怒不显
 
 
    所以,一踏进大殿,走进桌旁的马皇后,就看到了朱圆章此时脸上所带着的发自内心的愉悦的笑容。
 
    于是她也十分知情识趣的温柔笑到:“皇上,天色已晚,我让人熬了点汤水,你好歹喝点,也暖暖身子。”
 
    说罢,竟是不问朱圆章缘何发笑,只是将手中亲自拎过来的食篮中的汤盅,依次的摆在了一旁被太监清理出来的桌面上。
 
    而朱圆章像是被这般照顾过千百次一般的,将手中的毛笔缓缓的放下,转了转有些发酸的手腕,也乐呵呵的走到了空桌之前。
 
    “秀秀这是又为了我熬夜了,真是辛苦皇后了。”
 
    而一旁的马皇后则只是简单的笑笑,将小碗中的汤羹盛好,递到了朱圆章的手中,安静的等待着他的夫君发话。
 
    待到朱圆章将这小半碗的汤喝到了自己的腹中的时候,才带着几分怀念与得意与马皇后商量到:“秀秀,我想过几日了,携带着咱们家的家眷,往凤阳老家中去一趟。”
 
    而听到了这个决定的马皇后则是一愣:“可是为了在家乡中独自留守的二哥?”
 
    “是,也不是。”
 
    朱圆章将手中的汤碗往桌子上一搁,轻轻的将马皇后的手牵起,竟是让她绕过了桌子,做到了他的身边。
 
    他拍着自家皇后那不再细腻的手背,半是怀念,半是诉说的说起了他在凤阳县曾经经历过的种种传奇。
 
    说到了二哥就算是被他封了爵位,赐了府邸,也坚决不来这皇都的原因。
 
    也和马皇后说了,同在徽省的凤阳县中,她的夫君,没有与她一起经历过的曾经。
 
    看这般的意思,夫君虽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皇帝,但是在内心中,其实最想要的,还是这一人的肯定了?
 
    想到这里的马皇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可是夫君,从皇都到凤阳,距离甚远,并不是三两日就可以结束的行程。”
 
    “国不可一日无君,那朝廷上的朝臣们,您总是要给出一个合理的安抚的。”
 
    “您要是贸贸然的做出了这般的决议,恐怕光那些御史台的官员,那一关就是过不了的。”
 
相关阅读